90后视频侦查员一年半来协助破案上百宗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明景科技视频侦查

明景科技视频侦查

罗亮山同时操作两台电脑看三个视频。 本版图片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匡湘鄂 摄


■《东江时报》记者匡湘鄂 通讯员熊伟


“你看,就是这个人,骑个摩托车,手里果然提着个电脑……”5月20日上午,在大亚湾西区老畲村一栋出租屋里,罗亮山指着电脑里的视频监控图像,激动地对 身边同事说。出生于1990年的罗亮山,18岁就进入警队成为一名协警,如今是大亚湾区公安局新西派出所一名视频侦查员。去年至今,他通过视频侦查,助力 新西派出所侦破刑事案件上百宗。


长久看视频眼镜度数增高


第一眼看上去,罗亮山身材单薄、戴着宽边眼镜,一副柔弱书生样。但一坐在电脑边,对着一个个监控录像,罗亮山就像被定住了一样,神色严峻,眼睛一眨不眨。


“看视频是一项细活,要从案发的大致时间、大致现场,从许多人中辨认出嫌疑人,有时嫌疑人就出现那么一两秒钟,稍一眨眼那个画面就过去了,嫌疑人也就有可能消失了。”新西派出所分管刑侦的副所长黄成文说,看视频也是一项枯燥无味的活儿,很考耐力。


2007年,罗亮山中专计算机毕业。刚满18岁的他在民警父亲的建议下,进入警队成为协警。2012年他来到大亚湾区公安局新西派出所,去年开始主攻视频侦查。


“本来是想暂时做协警过渡一下,找到别的工作就不做了,没想一做就坚持到现在。”罗亮山推了推他的眼镜笑道,他的视力以前还是100多度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长时间看视频,度数持续增高到了300多度。


为破抢夺案调看50多个视频


为锁定一个嫌疑人,调取各条道路、各个卡口几十个、上百个治安视频、社会视频都是很平常的一件事。视频调取回来后,视频侦查员就得将这些视频一一查看、分析。


3月21日,新西派出所辖区新寮村发生一起飞车抢夺案。罗亮山和同事通过分析研判,一路跟踪嫌疑人逃跑路线调看了50多个监控视频,最终确认嫌疑人落脚点在惠阳秋长白石某出租屋。


“50多个视频看下来其实也就是几个小时,但中途断断续续,而且到了出租屋片区后嫌疑人又消失了,不知藏匿到哪栋出租屋。”罗亮山说,他们只能扩大视频侦 查范围,从出租屋到周边停车场、加油站,来侦查嫌疑人作案车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几天后他们终于从一加油站视频监控中发现了前去加油的嫌疑人。


4月30日,当两名嫌疑人再次到新区新寮村作案,罗亮山和同事迅速调取监控录像并循线追踪,最终在惠阳秋长白石一出租屋将这两名嫌疑人抓获。


黄成文说,由于派出所人手紧张,视频侦查的工作主要都压在罗亮山身上。“有时为了尽快破案,我会急得追着他跑,催促他快点看视频,扩大视频侦查范围,逼得他都想哭了。”


而对罗亮山来说,看视频疲累还是其次,有时让他气馁的是看了所有视频仍找不到嫌疑人。“沮丧也没用,只能扩大范围继续调看视频。”他说。


为提高效率,罗亮山有时同时掌控两台电脑,看3个不同视频:大屏幕显示的是主要卡口的视频,办公桌上的电脑里同时显示作案现场的视频以及谷歌地图。


“每天一进来就看到他在看视频、看视频。”在同办公室年轻民警李学超眼里,罗亮山不仅能同时看3个视频,头脑也很灵活,“他看了视频能迅速分辨出嫌疑人大致会从哪儿逃跑。”


病假没休完就申请上班


“白天的视频还好些,许多案件都发生在晚上,光线不好,要从黑暗中发现可疑人员,就更不能分神。”罗亮山说,熬夜看视频是家常便饭,而他用来提神的 “法宝”就是抽烟,实在困了就去洗个冷水脸,休息一会儿又继续看。


在黄成文的手机里有一段拍摄于4月30日的录像:一个身材瘦弱、穿着T恤的男子蜷缩着坐一张椅子上看着大屏幕监控视频,但他一条腿弯在椅子上,一条腿吊着,看上去吊儿郎当。录像中的男子就是罗亮山。


“当时看他那样就批评他坐姿不雅,但他说这样坐着舒服点,我才想起他刚动完手术出院。”黄成文说。原来,4月24日那天,罗亮山在看视频时突然吐血,幸被 黄成文发现送医院,后经诊断为胃溃疡、急性胃黏膜病变。但病假还没休完,他便在“五一”前主动提出上岗。由于胃部做过手术,坐着会拉伸胃部导致疼痛,看视 频时只好蜷缩着身子坐着。


“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看视频,就跟吃饭一样正常,习惯了。”罗亮山坦诚,如今他喜欢视频侦查这份工作,也很想借助视频监控这种目前比较先进的手段,与同事破获更多案件。


据新西派出所统计,自去年主攻视频侦查至今,罗亮山参与视频侦破的刑事案件已有上百宗,抓获嫌疑人60多人。


香港正牌挂牌a